一股温润的血液从他的身体内不受控制的喷涌而

卖了这颗珠子,就能将他心心念着的青梅,给从高门大院的火海之中解救出来了。
 
    谁成想,他经过四处打听,终于在一处环境幽静,墙高瓦青的院落中,找到了他的小青梅的时候。
 
    这个在他心目中文弱秀气的姑娘,早已经梳起了夫人的发髻,有些偏大的衣襟下,是微微隆起的小腹,以及他这一辈子都买不起也没资格穿的丝般顺滑的绸缎儒裙。
 
    看到这里的委托者还有什么不明白的?他惊诧的连手中想要献宝的珠子都忘记拿出来了,只是死命的盯着他从小一起长大的小青梅的脸。
 
    原本因为这一变故而变得陌生的脸庞,在下一秒钟之后,就落下了两行清泪,这个邻家的妹妹,话里话间都表现出了自己与他的无缘与心痛。
 
    就是这样的反应,让委托人的心中升起了熊熊的怒火,自己的小青梅本是丫鬟的契约,又怎么可能只在这独门独院中做别人的外室了呢?
 
    一定是被逼的!
 
    一心只想卖掉了珠子,有了银钱,将青梅解救出来的委托人,就急匆匆的看也不看的随便的进了一家的珠宝行,开了一个对于渔民们来说,仿佛是天价一般的价格。
 
    五千两银子。
 
    对于这个个头如同龙眼,浑圆饱满的珠子来说,别说五千两了,就是两万两也是有人买的。
 
    可是坏就坏在,拿这颗珠子来卖的是一个无权无势的渔民,他身上的鱼腥味,刚才差点就被店小二给拒之门外了。
 
    所以剩下的事情,就不出顾铮所料,朱宝阁的掌柜的,前脚笑盈盈的收购了这颗低价的珍珠,银票也是给的十分痛快。
 
    可是待委托人离开了他们的行内时,他转头就和身后的打手吩咐了两句,笑盈盈的等待着,他又一次黑吃黑的空手套白狼。
 
    早已经被人盯上的委托人,还没等在闹市区趴点的扒手们下手时,就被黑吃黑的朱宝阁的尾随人员给拖到了阁楼后的小巷中,他那在怀中还没捂热的银票,不过几分钟的工夫,就转了手。
 
    这一群人将所有的银票就这般嚣张的在他面前清点了一遍,然后用银票组合成的扇子,在委托人的脸上拍打了两下,临走时还不忘记嘲讽的送了他两个字:“多谢!”
 
    这委托人虽然在情爱方面是轴了点,但是其他方面真不含糊,看着本应该属于自己的劳动所得,和拯救最爱女人的希望马上就要离他而去了。
 
    一种难以言明的力量就从他的身上涌起,让他不管不顾的就疯狂反扑了起来。
 
 199 六世界委托人的愿望(月票2800.2900加更大章畅读合更)
 
    对方虽然人多势众,但是在一个拼了命打算反抗到底的男人的手底下,到底还是被打趴下了几个。
 
    眼瞅着这群乌合之众,就要被这个身高臂长的男子给整个翻盘了,可谁成想,就在这个时候,那个从始至终只是在一旁看着,并没有亲自出手的这群人的领头人,终是不耐烦在委托人身上再浪费时间,自己上前一步就下了死手。
 
    “一群人婆婆妈妈的,连这点小事都做不好。要是动静太大,引来官差的注意,又是一通的麻烦。”
 
    “对方只是一个渔民罢了,你们平日里吹牛的能耐哪去了?既然他不打算留着自己的小命了,那这种人更是活不得,直接弄死!”
 
    “阿大,旺财,给我把他缠住喽!”
 
    这老大一来口发话,小弟们就有了主心骨。
 
    原本躺在地上的几个人员,就势爬起来就抱大腿的抱大腿,楼胳膊的楼胳膊,愣是将委托人给裹在了原地,动弹不得。
 
    待到他挣扎许久终是无力反抗的时候,在那冰冷的小巷中,竟只能眼睁睁的看着,那把寒光闪闪的尖刀,分毫不差的捅进了他的心脏。
 
    一股温润的血液,从他的身体内不受控制的喷涌而出,让他的属于这个世界的最后印象,就定格在了那个小巷里有些狭窄的天空上。
 
    不知道得知自己的死讯的小青梅林水秀,会不会因为他的离开而伤心。
 
    这个从小与他一起长大的姑娘,自此以后,再也没有一个能为她撑腰的坚实后盾,为她遮风挡雨了。
 
    直到临死闭眼前,这个有些痴的孩子,脑子中想的还是他的心头好。
 
    而那种浓浓的担心,也宛若实质一般的,围绕在他的周围,久久不散。
 
    直到委托人的意识完全的沉寂了下来的时候,一个能够蛊惑人心的妖媚的声音,就在他的身旁响起:“你愿意付出代价,重来一次吗?”
 
    “我,自是愿意,可是,我既不知道水秀爹在哪里出事的,又不清楚水秀卖去的家庭,再来一次的我,没信心不让自己走原来的老路。”
 
    毕竟,毕竟我只是一个连一颗珠子都守不住的穷渔民啊,再来一次我除了捕鱼还能做什么呢?
 
    那和上一辈子一样的轨迹,再运行一遍又有什么意义呢?
 
    想破了头的委托人,又听到了更加蛊惑人心的话语:“如果有人能帮你走出一条不同的人生路,让你娶上一个漂亮的媳妇,抱得美人归呢?”
 
    “那我自然是愿意交换的。”
 
    “如你所愿!”
 
    又成功的忽悠住了一个老实孩子的笑忘书很是得意。
 
    它擦了擦头上的冷汗,有些庆幸的想到:这些人必须在顾铮做任务前就忽悠住了。
 
    否则依照他这宿主
 
    认命的顾铮,直接就在沙地上拾掇了起来。
 
    先要把衣服穿好了,总不能光腚回村侦查‘敌情’吧?
 
    待到顾铮拿起了原主的衣服的时候,看着这敞着怀的短打的衣服,胳肢窝的袖底处还开着口,顾铮就知道,自力更生的日子还在后边呢。
 
    对于外在,他其实没有什么不满意的,唯一让他耿耿于怀的还是年龄。
 
    真应了一句老话,毛都没长呢,在这个世界中你想干点旁的,也没人带你玩啊!